科闻天下
 
第一页:封面
下一版>

巧针细线 织就斑斓生活

新闻来源:科学之友杂志    记者:秦改梅

在宁夏这片有着独特历史文化背景的神奇之地,文化遗存丰富,珍贵的民间传统技艺散落在宁夏各地。劳动人民在农耕社会生活中,创造出一种有着浓厚风土人情气息的民间艺术——刺绣。它在穿针引线间,织就华夏千年文明经纬,延续古老东方历史文脉。世间几多变幻,人间几多情意,皆可在一针一线间描述和寄托。

成长于宁夏这片沃土的赵氏刺绣,师承于宫廷,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改进与融合,逐渐成为西北刺绣的一枝奇葩,第六代传承人赵桂琴更是被业内人誉为“回乡第一绣”。本期传承,我们走进位于宁夏镇北堡西部影城的赵桂琴工作室,对话传承人赵桂琴,看她在经纬之间飞针走线,为我们展示绝妙的刺绣技艺。

延绵传续美了数千年

刺绣起源于商周,成熟于秦汉,到了隋唐时代就已经广泛流传,它是基于“丝”的发现和利用而发展起来的,是中国优秀的民族传统手工艺之一,有近三千年的历史,被誉为“中华文化艺术宝库的一颗明珠”。

源远流长的发展历史

刺绣古称针绣,是用绣针引彩线,按设计的花纹在纺织品上刺绣运针,以绣迹构成花纹图案的一种工艺。刺绣作为一个地域广泛的手工艺品,各个国家、各个民族通过长期的积累和发展,都有其自身的特长和优势。

刺绣历史悠久,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刺绣要数殷商和西周的,从那个时期出土的文物来看,黏附在泥土上的丝织物的纹路和花纹依稀可见。早在奴隶社会就有“十二章服”的形成。

春秋战国时期,农业比之以前更发达,男耕女织成了这一时期的重要经济特征,几乎家家种植桑麻,从事纺织。由于当时的养蚕方法已经十分讲究,因此所缫出的蚕丝质量很高。其纤维之细之均,可与近代相媲美。

发展到西汉时,从1972年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织锦来看,每根纱由4~5根丝线组成,而每根丝线又由14~15根丝纤维组成,也就是说每根纱至少由56根丝纤维捻成。如此高的丝纺水平,同时也推动着染、绣的发展,使它的成品更加美观和更富表现力。

进入春秋战国时期,刺绣工艺渐趋成熟,这可从近百年来的大量出土文物中得到印证。这一时期的刺绣有经过夸张变形的龙、凤、虎等动物图案,有的则兼以花草或几何图形。虎跃龙蟠、龙飞凤舞,刻画精妙、神情兼备;布局结构错落有致、穿插得体,用色丰富、对比和谐,画面极富韵律感。

进入秦汉时期后,刺绣工艺已相当发达。而汉代剌绣的空前繁荣,使刺绣的艺术处理又前进了一大步,在马王堆一号汉墓里的竹简“遗册”中记载着三种刺绣名称:“信期绣、乘云绣、长寿绣。”

到了汉末、六朝时期,中国便开始进入“像教弥增”(佛教因造像众多,所以也称之为“像教”)的时代,因而兴盛了绣制佛像之风。说到这一时期的刺绣,不得不说说三国时期吴王赵夫人的“三绝”——机绝、针绝、丝绝。据张彦远的《历代名画记》记载:“吴王赵夫人,丞相赵达之妹。善书画,巧妙无双,能于指间以彩丝织为龙凤之锦,中号为‘机绝’。孙权尝叹,蜀魏未平,思得善者图山川地形,夫人乃进所写江湖九州山岳之势。夫人又于方帛之上,绣作五岳列国地形,时人号为‘针绝’。又以胶续丝发作轻幔,号为‘丝绝’。”汉末、六朝刺绣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开始出现了人物形象,为今后的人物绣品开了先河,具有十分重要的艺术意义。

唐宋时期的刺绣已向着精致化的方向发展。这主要由它的社会环境所决定,在男耕女织的封建社会里,女孩子都要学习女红,都要掌握刺绣,正因如此,对于那些深宅大院的小姐们,刺绣便成了她们消遣、养性和从事精神创造活动的唯一方式。

由于刺绣群体的进一步扩大、作者的文化修养和物质条件提高,加上文人们开始参与,刺绣到了唐、宋期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。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,它由日用与观赏两者兼容并蓄,发展到日用与观赏分而治之,特别在观赏方面成就最大,由于文人们的积极参与,使书法和绘画艺术结合得更为紧密,形成了画师供稿、艺人绣制、画绣结合、精品倍增的新趋势。

明清时期,全国城乡出现了众多的商品性生产的专业作坊。尤其是明代,官府手工业的衰落,却促进了民间手工业的发展,从缺乏竞争力的官府院落手工艺品,到商业性作坊的专业化生产,加上唐宋期间文人、艺人结合,对刺绣工艺品的巨大影响,刺绣技术和生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活力,达到了空前的繁荣,进入了中国传统刺绣的巅峰时期。此时出现了对后世影响非常大的几个艺术流派,如上海的顾绣、北京的京绣、开封的汴绣、山东的鲁绣等,以及后人誉为“四大名绣”的苏绣、粤绣、湘绣和蜀绣。

绚丽多彩的宁夏刺绣

宁夏民间刺绣是一个独特的艺术门类,千百年来一直在宁夏民间流传,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,为宁夏本地人所熟知。民间刺绣源远流长,历史悠久、内涵丰富,传递着宁夏人对刺绣艺术的执着追求,表达着人们质朴的审美观念。

据统计,宁夏民间刺绣的种类近20种,有些是同源异流的关系。同一刺绣,由于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传承后发生变异,形成不同色彩并冠以不同名称。比如宁夏刺绣因地区不同而异,银川有银川的刺绣,盐池有盐池的刺绣,固原也有固原的刺绣。同理,西吉刺绣、中卫刺绣、同心刺绣等都在各地域形成独特的风格,刺绣内容也各不相同,各有各的特点。宁夏刺绣交错流传在宁夏各个市县。

这些种类丰富的民间刺绣主要以代代相传的方式流传下来,刺绣艺人以汉族、回族、满族为主。有些是自己随意画的,也有些是通过改描重新创作出的具有回族特色的题材。新中国成立后,宁夏回族刺绣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传承。2008年回族刺绣被列入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。

宁夏是一个回汉等多民族杂居的地区,在宁夏特别是山区,姑娘们常常用绣品比聪明,争巧手,看本事。在过去,炎炎夏日里,在山乡的路旁、河边,你会看到一群群顽皮戏耍的孩童,他们光着屁股,不穿衣裳,胸前挂着一个花裹肚。那红红的裹肚上,巧针细线地绣着各种各样的花鸟鱼虫,阳光下,红如火、艳似锦。茶余饭后、劳动休息或是聊天闲谈的时候,你会看到那些三五成群的老人们烟杆上都吊着一个绣花烟袋。如果遇到谁家孩子过满月,那刺绣品就更多了。亲戚朋友、左邻右舍向孩子贺喜,都要拿自己刺绣的东西作礼品,有虎气生生的虎头

鞋,有红花绿叶的荷花帽,有描龙绣凤的花裹肚,还有狮子枕、虎头枕、金鱼枕、龙枕、凤枕等。这些礼品要摆在喜桌上,让大家观赏、评论。

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,宁夏民间刺绣题材更广泛,形式更多样,多见于日常生活用品,主要有枕、童帽、裹肚、围裙、手帕、绣花鞋垫、门帘、床围、针线包、荷包、动物玩具等。其内容多为花鸟鱼虫和风俗画面,潼关一带的妇女,将象征富贵的牡丹和素雅的荷花绣于布马镫两端,做工精巧,十分耐看,人称“东府刺绣一绝”。针法有平绣、乱针绣、盘绣、垛绣等多种绣法。无论用何种针法,都以细密精致、纹样精美活泼为特点。色彩冷暖相照,对比鲜明,在色彩的运用上,其换色、变色、追求大品面色彩对比效果的丰富手段堪称一绝。浓则达到饱和,艳则达到极致,亮则亮中见喜,雅则雅致富丽。回族妇女喜欢以黑、白、藏青、深紫色作为底色,将红黄蓝绿作为花色,使作品具有饱含大自然光与影的印象派绘画之意境,从而形成了独特的风格。

随着时代更迭,宁夏民间刺绣的传承越来越少,逐渐濒危几近消失。如今,少部分宁夏民间刺绣艺人较为系统地传承了宁夏民间刺绣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传承危机,但随着老一辈民间刺绣艺人的逐渐逝去,传承的危机再次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。目前,宁夏民间刺绣一直走着维持生存的路子,为了不使如此珍贵的技艺面临濒危的境地,刺绣传承艺人赵桂琴等人也在不断地探索宁夏民间刺绣的出路,并摸索融入新的刺绣形式让大家接受。

赵桂琴:十指春风,成就女红之巧

“绣圣”沈寿曾说:“天壤之间,千形万态,但入吾目,无不可入吾针,即无不可入吾绣。”刺绣对于赵桂琴而言同样如此,心中浸润着对世间万物欣赏的美,万物之态亦无不可用手中的千丝万缕加以描绘。作为赵氏刺绣的第六代传人,赵桂琴向世界展示着刺绣这一古老技艺,一针一线绣出了繁花似锦,也绣出了美好生活,从乡野走向了国际舞台。

绣从心底出

赵桂琴家传刺绣已经有170多年的历史,六七岁时她就跟着母亲和姥姥学习刺绣,因为喜欢,平时除了干农活其余时间都用来刺绣。“那个时候,经常帮着亲戚、邻居做绣品,谁家的姑娘要出嫁,陪嫁的所有物品都是手绣的,绣花鞋几十双,绣花鞋垫上百双。也没有什么报酬,就是互相帮忙,做一点自己擅长的。”即便后来成了家有了孩子,赵桂琴也始终没有让这门手艺中断过。

最初赵桂琴家族传承的绣法比较古老,用的线比较粗,针法也较单一,不像现在线劈得细,针法丰富。历经多年磨炼,在长期的刺绣实践中,赵桂琴手法日渐娴熟,逐步形成了“精、细、雅、洁”的艺术风格,也融入了西北文化的丰厚底蕴。

采访当日,在赵桂琴位于镇北堡西部影城的工作室内,记者见到了置于墙上以及展柜上琳琅满目的刺绣作品。从一些实用的生活用品到大件的艺术品,大多以花鸟、人物、风景为题材,有些作品配色较明艳,有些整体色调看上去富有油画的质感。

赵桂琴说:“过去民间刺绣,妇女以生活为题材,审美讲究大俗大雅,色彩的运用看上去十分浓艳,大红大紫让人觉得喜庆,而现在审美偏向淡雅的色系,比如我绣‘梅、兰、竹、菊’只用一个水墨配色。”

很多作品,赵桂琴只用一种色系,颜色由浅至深,千针万线、错综复杂中体现出内容丰富的层次感。这样绝妙的配色需要一定的美术功底,记者好奇地询问赵桂琴是否学过美术。

赵桂琴直爽地回答,“很多人都这样问我,可我还真没学过。刺绣是我从小最爱,所有色彩都在心里,当我看到一幅画时整体的配色就在脑海里自然而然形成了。”

对赵桂琴而言,刺绣中最难绣的是人物,尤其是面部皮肤,要有明暗对比,对线和感觉的要求很高,一个头像得绣一个月。

从最初的鞋垫、衣服、被褥之类的生活品到尝试绣可供欣赏的艺术品,赵桂琴说那时候她只是单纯地热爱,根本不懂什么是非遗文化的传承。只是心中会有一种奇怪的预感,觉得这些东西早晚有一天会有用武之地。

人生新篇章

结婚之后赵桂琴随丈夫从农村搬出,在宁夏西夏区租房子住,旁边住户恰巧是个画家,义务帮她画稿。有像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单个人物,也有类似于《西游记》中师徒四人连山带水的整体图。俩人合作了有七八年,期间赵桂琴把四大名著中的人物全都绣出来了,作品《金陵十三钗》后来还被中国博物馆收藏。

赵桂琴说,过去不像现在底稿是电脑打,都是手画出来的,画家画得慢,自己绣得快,绣完一幅往往要等一段时间下一幅才能画出来。那个时候赵桂琴还开了一个超市,白天超市忙,晚上抽空绣。

“年轻时精力旺盛,作品都是在夜里赶出来的。”赵桂琴感叹现在精力大不如从前,必须安下心来,没有任何琐事的打扰,才能慢慢进入刺绣的状态。

赵桂琴把她的绣品都收藏在床底柜里,有一年夏天收拾整理,挂在院子里晾晒,恰巧被小区查户口的工作人员看到,称赞她技艺高超,觉得这么好的手艺应该展示出来,告诉赵桂琴可以申报民间非遗,并且帮她申请了非遗传承人。

2008年,赵桂琴顺利被认定为宁夏首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,刺绣之路的新篇章就此开启。

在申报的这段时间里,机缘巧合,赵桂琴在报纸上看到宁夏镇北堡西部影城招募民间手艺人的消息,决定去试试。

“当时我正在刻章,看到身穿一身旗袍的赵桂琴走进影城,胳膊里夹了一卷布,展开一看,原来是一幅刺绣作品。张贤亮先生看了看,点头说很好,于是她便留了下来。”对于赵桂琴的到来,最早入驻影城的篆刻艺人任振斌记忆犹新。

之后赵桂琴在影城的帮助下建立了工作室。“景区南来北往的游客多,刺绣作品大受欢迎,这对我的刺绣水平提升很大。”回忆起初来影城的情景,赵桂琴有些感慨,“刚来那几年,一个夏天的工夫,墙上这些大件作品销售一空,家里的姊妹们帮着绣都赶不上卖,曾有一幅绣品卖出过12万元的高价。如今,由于一些客观原因,销路没有以前好了,一个月也卖不了几幅。”对于刺绣的布料和真丝线,赵桂琴尽量用最好的,有的从国外进口,除去高昂的原材料成本,那时候一年的收入也有30多万。

现在赵桂琴的作品除了通过影视城和国内外的各种展会出售,还有一些慕名而来订绣的。赵桂琴开玩笑地跟记者说:“自己如果生在南方,可能刺绣事业会是另一番天地。南方湿润的环境更适合刺绣,北方空气干燥容易起静电。以往在给游客做刺绣展示的时候,周围围着一圈人,劈线的时候静电多线就乱飞打结。”

喜欢了刺绣一辈子,赵桂琴现在还只是自治区级传承人。“什么时候能把国家级传承人申请下来,我此生也就圆满了,但苦于宁夏的刺绣还没有国家级的项目,所以暂时还没有办法申请。”成为国家级传承人是赵桂琴现在最大的愿望。

巧手创新业

在传承刺绣这门手艺的过程中,赵桂琴越发觉得工作室的局限性很大,自己应该成立公司,这样一方面可以带动一部分人就业,另一方面能够吸纳更多喜欢刺绣的人。

2013年,赵桂琴在大女儿的帮助下成立了以名字命名的刺绣公司。她的刺绣作品如今已成为高端艺术品、收藏品和装饰品,备受追捧,还成功推向了欧美、亚洲、非洲等国外市场,富有民族特色的精美刺绣不仅为她带来了丰厚的利润,而且成为传播中国文化的使者。从前几年开始,宁夏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高度重视并给予大力政策支持,年年和赵桂琴合作,给宁夏的农村妇女和未就业的青年免费提供刺绣技艺培训。国家给补贴,学员免学费,食宿全包,即便这么好的政策,赵桂琴说培训效果并不理想,总有学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不用心学习。谈及原因,赵桂琴有些无奈,“这和当地农民的意识跟不上有很大关系,年轻人出去找工作要的是立竿见影的收益,打一天工就能挣一天的钱,但学习手艺你得有一个较长的过程。”这些年赵桂琴一共培训了有2000多人,她也很想教出优秀的人才然后吸纳到自己公司,但真正热爱刺绣、愿意传承的人并不多。

从国内走向国际大舞台,这是值得赵桂琴骄傲的从艺经历。她先后走进香港、澳门特区,国外的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、韩国、老挝、毛里求斯、坦桑尼亚等国家和地区作展示和交流。

2010年9月赵桂琴应邀参加上海世博会,现场展示技艺1个月;2011年1月出席北京韩美林研讨会,现场展示刺绣技艺;2011年1月参加亚洲香港文博会,现场给港人刺绣;2011年2月参加沙特阿拉伯文化展,现场给沙特国人民刺绣;2011年2月参加阿联酋迪拜文化周,现场给孔子学院教师、学生刺绣;2012年9月参加韩国文化交流学习,为韩国人现场刺绣;2012年4月前往非洲毛里求斯、塞舌尔为居民开展一个月的民间刺绣讲课;2015年2月参加历时8天、由老挝文化中心举行的传统文化展示活动;2016年9月应邀参加亚洲塔吉克斯坦民间文化交流展演活动,现场展示民间刺绣作品;2017年7月参加历时一周的非洲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中国—非洲文化展示交流活动,现场展演技艺,宣传银川市西夏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
采访之余,赵桂琴一脸幸福地向记者分享她的家庭生活。三个子女中,她把大女儿王倩和小女儿王婧培养成了第七代刺绣传承人。孩子们相继结婚生子,现在有5个孙子需要赵桂琴帮忙照料,在这些调皮的孙子们面前她总是束手无策,难以招架。

一边沉浸在儿孙满堂的家庭之乐里,一边继续奔波于刺绣事业中,培训新学员、参加国内外的各种文化交流活动,年年如此,赵桂琴常常是忙得不亦乐乎。

过往期刊

  • 2018-10-01